海納百川》以巴衝突有解嗎?爲什麼兩國方案前途艱難(張智北)

海納百川》以巴衝突有解嗎?爲什麼兩國方案前途艱難(張智北)

都市最強皇帝系統 小說
三饭团

以色列爲了報復哈瑪斯的突襲,調度30多萬後備軍人投入戰場。(美聯社)

猶太人和巴勒斯坦人同源同宗,在奧圖曼帝國統治下600年相安無事。然而,一戰時期英國爲了對抗奧圖曼,同時向阿拉伯和猶太人承諾建國,私下卻和法國籤密約,出賣了阿拉伯人。導致今天的悲劇。二戰後英美先後幫助猶太人復國,聯合國於1947年通過決議,劃分55%土地給佔少數的猶太人。在1947到1948以色列建國期間,用武力和恐怖主義殺害和綁架的手段,驅趕七十萬阿人,大批難民流離失所甚至家破人亡。阿拉伯人把這個悲慘的事件稱爲Nakba(浩劫)。

全能至尊

阿拉伯國家拒絕承認以色列,先後出兵五次,以色列都戰勝。戰後在佔領的土地上,推動「屯墾區」,驅趕巴勒斯坦居民,建立新的猶太社區。負責驅趕的士兵隨時都很緊張,手指扣在板機上,小孩射彈弓也會被槍殺時有所聞。近十年在West Bank有八千巴勒斯坦人被殺,造成強烈的仇恨。他們對巴勒斯坦政府的無能失望,逐漸轉向支持極端派的哈馬斯。

家乐福集点换购活动 有请日本柳宗理厨具

雙方的主和派政府曾在1995達成奧斯陸協定,談判巴勒斯坦建國(兩國方案)。以色列總理拉賓回國演講時卻被由納坦雅胡率領的右派羣衆擡棺抗議,並當場被暗殺。此後仍有兩次談判雙方立場開始接近。主要關鍵除了劃分國界和耶路撒冷之外,還有以色列不準巴勒斯坦有軍隊,和當初被驅離的70萬難民囘鄉的兩個問題。巴政府主張允許15萬人回鄉,以色列只肯考慮五千人。兩次談判都半途而廢,因爲主和的總理回以色列後都被逼下臺。

八零年代以色列主戰派開始暗中支持哈馬斯,鼓勵其發展並給於金援。目的是要分裂和削弱主和派,由法塔首領阿巴斯領導的巴勒斯坦政府,好破壞兩國方案。2006年哈馬斯贏得民主選舉,馬上就被法塔武裝攻擊。雙方死傷數百人之後,巴政府控制約旦河西,哈馬斯控制加薩。2009年華爾街日報曾經報導以色列後悔培植了哈馬斯,可是2015年10月7日以色列財政部長Smotrich 在電視上說:

猫妃到朕碗里来 小说

「想一想: 在誰纔是不合法的國際比賽裡,哈馬斯是個恐怖組織。沒人會承認它,沒人會讓它參加國際刑事法庭,沒人會讓它在聯合國安理會上提案,那我們還需要美國投否決票嗎?在誰纔是非法的爭論主戰場上,我們老是被阿巴斯打敗。所以巴勒斯坦政府是我們的負擔,哈馬斯纔是我們的資產。」2019三月,以色列報紙Haaretz報導納坦雅胡在一次黨內會議上說,「要破壞巴勒斯坦建國,必須強化和送錢給哈馬斯。」根據Haaretz,2012到2021年間卡達政府在以色列的同意下,提供了18億美金援助哈馬斯。

契約軍婚 小說

外交事物期刊的2019一篇論文標題是:「以色列和哈馬斯互相需要。就是有新的衝突也不會改變。」專家形容哈馬斯和以色列右派是舞伴,納坦雅胡需要哈馬斯的火箭攻擊,來反對巴勒斯坦建國;哈馬斯需要納坦雅胡的報復,來激發巴人血仇情緒。這次可能就是哈馬斯擔心阿拉伯國家陸續改善和以色列的關係而放棄巴勒斯坦,而出的險招。果然納坦雅胡不顧國際人道呼籲,強烈反擊,喚醒了世界對巴勒斯坦人悲慘處境的注意和同情,顯示雙方鎖定了互相依存的關係,在更大的暴力上繼續共舞。

印度富豪阿達尼身價6天掉520億美元 比FTX創辦人多逾兩倍

英國前任MI6情報部主任John Sawers告訴CNN:「哈馬斯是一個理念,你可以殺光哈馬斯的成員,但你不能殺掉一個理念。」世界知名的猶太心理創傷醫生Dr. Gabor Mate是納粹大屠殺的倖存者。他說,對於遭遇苦難的那些人而言,10月7日不管怎麼定義都是一場極度暴行的悲劇事件。對於以色列人民而言,這些痛苦、恐懼、憤怒,甚至是激起想報復的強烈慾望,從情緒面的立場來看,是完全可以被理解的。

真正困難的是,在這樣的時刻能記得去想另外一方的立場,他們有他們自己的遭遇和基於歷史的感受。以色列記者Amira Hass在10月7日事件之後寫到:「這次以色列人體驗了巴勒斯坦人幾十年來日常的,而且直到現在仍然持續承受的遭遇,包括武力入侵、死亡、暴行、兒童被殘殺、道路上屍體推疊、被圍攻、恐懼、爲所愛的人憂心焦慮、被囚禁…,以及極度的羞辱」。

台東元旦假期「賞梅」撲空 梅農:冷不夠持續!再等等

所以,歷史並不是從10月7日纔開始的。雖然我今天要說的或是曾說過的,都不能爲10月7日的事件提供正當性,因爲這是無法辯護的。同時,如果我們想要的是向前邁進,要爲和平創造一些基礎,我們必須要能夠去理解另一方的經歷,他們80年以來持續的經驗。這些是簡單不過的歷史事實,那就是大規模的殺戮,好幾萬名的巴勒斯坦人被殺,好幾千名孩童被殺,這些都要回溯到1947-48年,那時巴勒斯坦人從他們被侵佔的土地被驅離。

智利比歐比歐規模5.8地震 震源深度19公里

是的,現在有大概220個以色列人落爲人質,我們只能祈禱他們的生命安全。同時,現在也有好幾千名巴勒斯坦人質被關在以色列監獄,受由職業刑手施行的酷刑折磨。以色列社會學家Baruch Kimmerling形容迦薩是世界最大的集中營。我們必須捫心自問,究竟是什麼造成了這樣的仇恨?是什麼激起了那些衝出迦薩攻擊以色列的人的復仇慾望?

2016年4月著名外交記者Robin B. Wright在《紐約客》雜誌發表「英法Skyes-Picot密約的詛咒到今天還在陰魂不散,糾纏中東」文章,結論是:「因爲它,幾十萬人已經喪命,也已改變了歷史和自然的發展程序。」如果以色列右派和哈馬斯繼續共舞,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人民的噩夢無法休止,中東地區和始作俑者的西方帝國主義各國也將永無寧日。

抢攻日本 闳康、泛铨明年看旺

(作者爲 臺灣大學特聘講座教授))

(本文節錄自:張智北教授11月6日演講:以巴衝突和兩國方案(two state solution)前途艱難-https://youtu.be/eB9lgfivLP0)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网红小玉卖换脸谜片遭判刑5年半 上诉后称判太重